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威海渔船海上失火5人烧伤 烟台派飞机施救

作者:雄鹰通用航空日期:2013年9月17日 22:42

威海渔船海上失火5人烧伤 烟台派飞机施救

  图1:伤者运至莱山机场

 

  昨(16)日,在烟台港东北约17海里处,一艘威海籍渔船上的5名渔民因渔船失火烧伤,伤情严重,急需救援。烟台海上搜救中心和交通运输部北海 第一救助飞行队等部门迅速施救。经2小时飞行救助,受伤渔民全部获救,4名伤势较重者被分别送往毓璜顶医院和烟台山医院救治。目前4名伤者暂无生命危险。

 

两小时救出4名重伤者

 

  昨日5时30分,烟台海上搜救中心办公室接威海籍“鲁荣渔57127”渔船报警称,拖船“鲁荣渔57128”轮在烟台港东北约17海里处失 火,5名船员在灭火过程中受伤,情况危急,请求紧急救助。目前失火船上的火已被扑灭,但已失去动力,正被“鲁荣渔57127”拖往威海方向。

  接报后,烟台海上搜救中心(烟台海事局)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迅速协调交通运输部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派出直升机前往事发现场救助伤人员;通知“鲁荣渔57127”轮改向,驶往烟台港;同时联系烟台市120做好医疗急救准备。

  6时36分,交通运输部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的B-7312救助直升机从蓬莱机场直飞事发海域。7时26分,到达现场后,直升机悬停在渔船上空。 考虑到其中两名渔民伤势严重,机组人员决定同时吊运两副救生担架、两名救生员到船上救助。因两名重症伤员情况非常危险,随时都有休克的可能,机组决定先把 这两名船员紧急转运莱山机场,然后再回来救助其他两名烧伤相对较轻的船员。

  7时51分,直升机在烟台莱山机场降落,并将伤者转移到在此等候的120救护车上,8时01分,直升机加油后再次起飞前往救助海域。

  14分钟后,B-7312专业救助直升机再次到达事发渔船上空,8时31分,将两名伤员救起。最后1名渔民由于伤势较轻,决定随渔船返港后接受救治。8时42分,机组人员将两名渔民转交给等在莱山机场的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

 

  图2:救助飞行队空中救援

 

睡梦中惊醒拔腿往外跑

 

  昨日上午9时许,在烟台山医院急诊抢救室内,记者见到了被烧伤船员王立刚,其他三位船员被转入毓璜顶医院进行救治。记者看到,王立刚皮肤、面部已经被火熏得乌黑,头部、双手均有破皮出血,头发已经被大火烧焦,右侧肩膀被大火烫伤起水泡。

  王立刚说,他们的渔船是15日下午15时左右从威海西霞口海域出发,在海上打渔作业。“事发时大概在16日4时30分左右。渔船上共有12名 (另有人说11名)船员,其中有2人在船的顶部值班,我们4人在船舱内的宿舍睡觉,包含船长在内的其他6名船员在其他房间睡觉。我在上铺睡,只穿裤子和袜 子。突然间迷迷糊糊地感觉不对劲,睁开眼就看见一团大火向我扑来,我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拿上手机就要往外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立刚依然非常惊恐。屋 内4人几乎同时发现船舱内着火,但此时火已经很大了,根本跑不出去。他们找来几个灭火器,开始朝着大火猛喷。大概过了10分钟的时间,火被慢慢扑灭,参与 灭火的四名船员,身上已经被大火不同程度烧伤。

  王立刚告诉记者,听见动静后,在船顶值班的两名船员也下来帮助救援。由于船舱失火无法正常操作,船长开始联系请求救援。随后,伤者陆续被直升飞 机救走。王立刚今年36岁,老家在山西,刚来山东从事渔船工作1个月左右。对于船上其他船员的具体信息,王立刚并不了解,只知道受伤的其他船员也是外地 人。

  昨日中午,王立刚被转入医院烧伤整形科治疗,据该科主任张文安介绍,患者属于浅2度烧伤,伤口需要清创处理,至少要住10天才能出院。

  渔船为何突然在海上失火?王立刚分析说,可能是船舱油温过高引起火灾。船老板蔡先生事发后一直在两家医院来回跑,垫付医疗费用。对于船上具体信息,他不愿透露太多。

  在毓璜顶医院烧伤科,记者见到了在这里疗伤的3名船员。这3位船员分别是来自章丘22岁的张营,黑龙江27岁的王政贤和来自江苏34岁的赵大 刚。伤者被直接送到了毓璜顶医院烧伤科病房。记者看到,躺在病床上的3名患者在经历火险后,全身皮肤黝黑,出现多处水泡和呼吸急促的现象,伤处惨不忍睹。

  最先被送到毓璜顶医院的船员王政贤后背、右上肢和双足均被烧伤,所幸伤势较轻。“4点半左右,我起床去方便了一下,回来躺下看电子书,不一会儿 的功夫,就发现船舱内着起了火。”经历过生死时刻后,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王政贤依然心有余悸,“火是从机舱里蹿出来的,睡觉的船舱没有装门,敞着一个大 口,大火顺着这个口就直扑过来,不到十分钟,铁板就被烧得通红,宿舍内的几个人都被烧醒了。旁边是厨师的船舱,厨师听见外面有声音也起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打开门的瞬间也让火烧了一下,但是很轻只伤到了脸部。有几位船员防火灾意识较强,用被子将身体捂住后往门外跑,基本没有受伤。”

  9点20分,伤员张营被送到毓璜顶医院,他的面部和胳膊受伤,伤势并不严重,他告诉记者,他上船干活还不到一个月,却没想到遭到如此横祸。

 

5月份曾发生过火灾

 

  与王政贤同时被送到毓璜顶医院的船员赵大刚伤情比较严重,前胸、后背、双脚等多处都被烧起了泡,全身缠上了纱布,脸上布满了渗着血的伤痕,他双眼紧闭,因为疼痛,全身一直不停地颤抖,说话也是气若游丝。

  待疼痛暂缓后,赵大刚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问起渔船起火原因和经过,重伤的赵大刚只是一句“记不清了”。待意识清醒后,他说5月份船上曾经发生过一次火灾,那次可能是因为油管泄漏导致起火。

  说到这次起火的原因,王政贤说,很可能与机舱油压和油温过高有关。

  上午十点多,渔船老板来到医院,他简单询问了这三位伤者的情况,并交纳了部分治疗费用,准备为患者请护工。但当记者向他了解船只情况和起火原因时,他始终没有直接回答。

  毓璜顶医院烧伤科副主任医师林医生告诉记者,目前赵大刚伤势较为严重,烧伤面积占全身面积50%,烧伤程度为深二度到三度。目前还不能排除呼吸 道灼伤的可能。而王政贤和张营烧伤面积分别占全身面积25%和20%,伤势并不算十分严重。“大面积烧伤,早期复苏比较关键,但由于种种客观条件所限,伤 者体液流失较多,像赵大刚甚至出现了早期休克。”接下来,院方将为这三位患者制定详细治疗方案,而伤势较重的赵大刚可能需要植皮。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